<ins id="17jdd"><span id="17jdd"></span></ins>
<cite id="17jdd"></cite>
<cite id="17jdd"></cite>
<cite id="17jdd"><span id="17jdd"><var id="17jdd"></var></span></cite>
<menuitem id="17jdd"><video id="17jdd"><menuitem id="17jdd"></menuitem></video></menuitem>
<var id="17jdd"><video id="17jdd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17jdd"></var>
<cite id="17jdd"><video id="17jdd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17jdd"></var>
<del id="17jdd"></del>
<var id="17jdd"></var>
<menuitem id="17jdd"><video id="17jdd"><thead id="17jdd"></thead></video></menuitem><cite id="17jdd"></cite><del id="17jdd"><span id="17jdd"></span></del><cite id="17jdd"><span id="17jdd"></span></cite>
已有账号,立即登录
正文 > 第五章 理论
小说:《凤在异界:帝君的宠妃》
作者:王柒
更新时间:2016-10-18
字数:2017
第五章 理论

“小姐,这可怎?#31383;歟?#25105;们闯大祸了。”一进屋,阿桃就像无头苍蝇一样走来走去,惊慌失措地说道。

“小姐!我们逃吧!”

“对!我马上去收拾。”阿桃急急忙忙去翻箱倒柜,着手开始收拾。

夏栀一直坐在椅子上,看着她忙里忙外的身影一句话也不说,走?她没有想过要走,这里是她的家,凭什么要离开。

“阿桃,停下。”夏栀一脸浅笑看着她。

“小姐?”阿桃听了她的话后停住了手中的动作,走了过来。

“小姐,你今天把?#30007;?#22992;打成那样,老爷跟二夫人她们都?#25442;?#25918;过我们的,所以,我们只能马上收拾东西离开这里。”

“只要老爷他们没有找到我们,我们以后就去做个普普通通的人过下半辈子。”阿桃连忙说着。

也是啊,这具身体,爹不疼娘?#35805;?#30340;,出了事情谁又会给她撑腰呢。

“不对!二夫人她是绝对?#25442;?#25918;过我们的,小姐,我们去暮光皇都吧,去找小姐的姥爷,奶娘曾经对我说过,小姐以后出了什么大事,就去暮光皇都找夫?#35828;?#23064;家,他们会帮小姐的。”阿桃突然想起了奶娘病逝之前跟她说的话。

暮光皇城么?跟鲤城相邻的一座皇都,听阿桃的语气,这具身体的母亲身份好像来头不小啊!也对,如果不是有一定身份的,怎么会嫁进夏侯府呢。

“好,那这次听阿桃你的,你收拾好,我们去暮光皇都吧!”听完她的话后,夏栀起身笑看着她。

“小姐,你这时候居?#25442;?#33021;笑得出来。”阿桃说完,无奈的转身继续去收拾一些行李。

紧握了握拳头,她感觉不到这具身体有一点的异能,而且太弱了,她需要变强,现在的她不是那些?#35828;?#23545;手,自己要用最快的时间让自己强大起来。

突然,她细起?#25628;?#30555;。

“来人了,看样子还不少人。”她嘴角上挑,露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。

“小孽畜,还不赶快滚出来,你居然胆敢弑姐。”一阵?#30452;?#30340;声音从外面传进来。

“阿桃,看来,我们是走不了了,既然如此,那我们就出去看?#31383;傘!?#22799;栀邪魅一笑,往外走去。

突然,心里突然泛起一点伤感,夏栀楞了一下,这是,原来的主人留下的感觉么。

夏栀刚走出了门,就看到夏章邑带着一群人冲了进来,身旁还跟着一个哭哭啼啼的夫人,她一看夏栀出现,眼光瞬间狠毒了起来,一副恨不得要吃夏栀的肉,?#35748;?#26624;的血模样。

“父亲大人,谁是孽畜?我是娘亲十月怀胎生下的,如果我是孽畜,那父亲你又是什么??#26885;?#29238;亲你把我那过世已久的娘?#23383;?#20309;地。”

夏栀淡淡?#30007;?#30528;看着为首的人,这是他的亲生父亲啊,怎么可以这么对她,就像她是一个外人一样的存在。

“你。”夏章邑瞪着眼睛一脸怒气的看着自?#22909;?#21069;的女儿。

忽然发现这个女儿都那么大了,他却从来都没有好好看过她一次,从她出生被查出是一个灵根全无的普通人时,他感觉上天跟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,他怎么会生出一个废物的孩子呢?如果是这样还好,可是,他这辈子中唯一最爱的女人,却在生她的时候,难产死去,他怎么还能?#37038;?#36825;个?#20013;?#21602;。

想起这些。他眉眼之间闪过一丝凌厉,手中的剑靶紧紧握了握。

这些细微的动作,夏栀没有错过。

这是对自己动了杀心吗?呵呵……

“难道我说的不是吗?”浅笑中说出的,听似温柔的一句话,可是从夏栀嘴里说出来却尖锐之极。

好厉害的嘴啊,什么时候,这个不起眼?#30007;⊙就?#21464;成了另外一个模样,这么能说会道起来。“小栀啊,我女儿一直待你亲姐姐一般,你为何这么狠毒的打她一身是伤,还废了她的双手,让她这辈子都无法修?#35835;恕!?#36825;时,一直哭哭啼啼的妇人走了上前,凶狠的质问道。

“一身是伤?你说夏橙被我打得一身是伤吗?”夏栀听了她的话以后,挑眉笑出。

“不孝女,你这个时候居?#25442;?#31505;得出来。”夏章邑见夏栀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,顿时火气大发。

“请问二姨娘,夏橙的伤?#24613;?#25171;在那里?你要看看什么叫真正的一身是伤吗?”夏栀仰头望向她。

“你,你在?#30475;?#22842;理!”妇人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她当然清楚,她的宝贝女儿只是被她折断了双手,身上却没有一点伤痕,可是,她却不能说实话。

“那就让你们看看,什么才是真正的一身是伤。”说完夏栀把缓慢的把双?#20540;男?#23376;挽到了胳膊上。

一声音落,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,显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两个小手上密密麻麻的伤痕,顿时一片沉默。

“就这样就不说话了么,我身上还有更多,你们还要看吗?”夏栀看着不说话的一群人不屑?#30007;?#30528;。

当时醒来的时候,看着自己这一身上密密麻麻的伤痕,自己经历过那么多,都惊讶了好久。如果是奴婢还可以说得过去,可她?#20040;?#20063;是堂堂一个小姐啊,居然被遭受这样的待遇。她身上都那么多,那她的侍女呢?都不用想。

“够了!堂堂一个夏侯府?#30007;?#22992;,居然说得出这么尚风败节的话来,没有人教你吗?”夏章邑脸上顿时一片清白交错,他回过头看了看妇人,一脸凌厉。

妇人顿时颤?#35835;?#19968;下,她怎么都?#25442;?#24819;到,明明是她找老爷来跟这个?#23601;?#31639;账的,现在的情况却扭转了,看着她身上伤痕密布的暴露在众人面前,她还能反驳什么?怎么说,都是对她不好。

“想我的橙儿一直把你当姐妹,每天都来跟你切磋一番,没想到你却对她下狠手。”她突然哭哭啼啼起来,一副我见犹怜的可怜模样。

“呵呵,每天切磋,这像是每天切磋的结果吗?”夏栀听了她话以后,放下袖子一脸冷笑。这种女人,也只有这种渣的男人才会?#19981;?#19978;。

加载下一章
目录
目录
正文
打赏
打赏
金额
10风起币20风起币50风起币100风起币200风起币500风起币
寄语
当前余额
风起币 立即充值>
收藏 已收藏
设置
设置
阅读主题
正文字体
微软雅黑宋体楷体
字体大小
重庆时时彩注册资料锁定了怎么解锁
<ins id="17jdd"><span id="17jdd"></span></ins>
<cite id="17jdd"></cite>
<cite id="17jdd"></cite>
<cite id="17jdd"><span id="17jdd"><var id="17jdd"></var></span></cite>
<menuitem id="17jdd"><video id="17jdd"><menuitem id="17jdd"></menuitem></video></menuitem>
<var id="17jdd"><video id="17jdd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17jdd"></var>
<cite id="17jdd"><video id="17jdd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17jdd"></var>
<del id="17jdd"></del>
<var id="17jdd"></var>
<menuitem id="17jdd"><video id="17jdd"><thead id="17jdd"></thead></video></menuitem><cite id="17jdd"></cite><del id="17jdd"><span id="17jdd"></span></del><cite id="17jdd"><span id="17jd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17jdd"><span id="17jdd"></span></ins>
<cite id="17jdd"></cite>
<cite id="17jdd"></cite>
<cite id="17jdd"><span id="17jdd"><var id="17jdd"></var></span></cite>
<menuitem id="17jdd"><video id="17jdd"><menuitem id="17jdd"></menuitem></video></menuitem>
<var id="17jdd"><video id="17jdd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17jdd"></var>
<cite id="17jdd"><video id="17jdd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17jdd"></var>
<del id="17jdd"></del>
<var id="17jdd"></var>
<menuitem id="17jdd"><video id="17jdd"><thead id="17jdd"></thead></video></menuitem><cite id="17jdd"></cite><del id="17jdd"><span id="17jdd"></span></del><cite id="17jdd"><span id="17jdd"></span></cite>
im体育结算太慢了 宝马线路测试一mg 东方6十1历史开奖码 排列三进100期和值 梭哈是什么意思 七星彩男主沈彻强纪澄 扎金花各种牌型概率 捕鱼大师苹果版下载 重庆时时彩个人微信群 今天福彩3d图谜总汇